菲芘:被责令重新采购!

文章来源:72变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0日 08:46  阅读:8859  【字号:  】

——题记

菲芘

记得在我上一年级时,一个的星期天,我正在房间里自由自地玩耍着忽然,从卫生间传来一阵嗡嗡嗡的响声,我闻声赶过来,只见爸爸站着,手里拿着一件奇形怪状的东西在剃胡子,我睁大眼睛,迷惑不解地问爸爸:爸爸,这是啥东西?噢,你问这个吧!这是专门剃胡子的!话音刚落,爸爸又地剃着胡子,那样子真让人羡慕。我呆呆地站在那儿,若有所思。

树影婆娑的绿树、绿地延绵的草地、坚固的木桥、摇动的吊桥、满池的荷花、水清如镜的湖泊、蜿蜒的小路,这便是香山湖!

我这人比较休闲,喜欢听音乐,虽然唱得不好,但这并不没有因此让我对音乐失去兴趣。放学回家,我唱;无聊时,我唱;做作业时,我唱……为这,妈妈还总念叨我:天天就知道哼歌,哼得又不好听,还不好好学习,看你长大后怎么办!哎,每当这时我就被问得哑口无言我很活泼开朗。

刘宸毓

记得那天,我是刚升入四年级。不知道身处哪班,就得看校园里的分班名单了。要知道,世界上最纳闷的问题,就是找到位置可挤不进去,我看着名单,心不在焉的看着我的朋友要身处何方。我猛地一转身,看见了张小曼的名字。我挤进去,却看不见我的名字。我心想:哦,她在这里啊。没事没事,赵倩斓和我分一班才是好运降临!可我呢,不久就失望了。赵倩斓竟然不和我分一班!逆境啊逆境!当我看到某某班的名单时,心想:张丰川真够美的,都分到一起了。接着就是四三班了,我看着跟我分到一起的陈怡璇,心里有些后悔:当时为什么不多扣0.5分啊!承认,只好走了。因为那时候班牌还没有改,我就迷迷糊糊的走到了某某班。进去的时候,猛地看见了张丰川,我就搬了个凳子坐进去没等一会儿,我发现了门上不是四三班,就在某某人的注视下进了四三班。我心想:信好,要不还不知道要怎么样呢!

我的母亲是千千万万个普通妇女中的一员。她不是什么大学生,没有什么大学问。但她那双充满慈爱的眼睛,执着的精神和她那双粗糙的手,却给了我数不清的温暖。我已经11岁了,可以这样说,在我已走春过的11个秋里,没有那一个日日夜夜不是伴着母亲的牵挂度过的。




(责任编辑:解高怡)